您的位置:佛奢网 > 奢侈品 > 腕表 > > 正文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将制表工艺发挥到极致,全方位实现透明

发布时间: 2019-01-17 09:55      来源:未知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将制表工艺发挥到极致,全方位实现透明
 
Armin Strom推出的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堪称制表奇珍:这枚杰作将两个完全独立的实用时间显示同两个完全独立的精确共振机芯结合起来。在璀璨的透明蓝宝石水晶表壳内360度全方位进行展示。Armin Strom向来以表盘不遮盖机芯、彰显内部制表结构而闻名,但这款蓝宝石水晶表壳依然将透明度提升到一个全新境界。
【SIHH2019】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将制表工艺发挥到极致,全方位实现透明
 
佩戴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表款宛如在手腕上佩戴机芯,Armin Strom的所有手工精饰细节和制表创意尽收眼底。

“这枚全新的蓝宝石表壳为我们展示Dual Time Resonance的精工细作和创造热情提供了完美的舞台。全方位透明容不得任何差池,并且需要最高级别的精饰,这同我们的理念相一致。”该表厂的联合创始人Claude Greisler先生如是说。

Armin Strom着手研发在腕表中利用共振现象,出于两大目的:一是共振复杂功能必须能显著提高计时精度,二是人们能够在视觉上欣赏到共振现象。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将制表工艺发挥到极致,全方位实现透明
Dual Time Resonance配备两个并排的独立机芯,进一步彰显出两个完全独立的机芯由于共振现象而发生同步振动的景观。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揭开共振的神秘面纱,将这种独特现象表现得淋漓尽致,晶莹剔透的蓝宝石水晶表壳从各个角度展现机芯的风采。

获得专利的共振离合器弹簧作为三年深入研发的结晶,连接起两个并排的独立机芯,每个机芯均独立显示两个时区,机芯之间通过共振实现同步,从而提高计时精度。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将制表工艺发挥到极致,全方位实现透明
 
独立机芯为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表款显示GMT第二时区,也可以用作计时器或倒计时功能。除了配备显示功能以外,还有独立的动力储备指示和24小时指示锦上添花。

瑞士电子与微技术中心(Center Suisse d'Electronique et de Microtechnique,简称为CSEM)已正式认证Armin Strom的共振离合器弹簧系统是一个真正的共振系统。Armin Strom的实验室测试显示:两个通过瑞士天文台COSC官方认证的精密时计级别的调速机芯在共振时的精度能够提高15%至20%。

Armin Strom Masterpiece 1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推出8枚防刮痕限量版表款。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晶莹剔透的演进

随着Mirrored Force Resonance的问世,Armin Strom彻底改变了在腕表中利用共振物理特性的实用和美学优势。放置两个振荡器,通过获得专利的谐振离合器弹簧前部和中心实现共振,Mirrored Force Resonance从而揭开了共振现象的神秘面纱。在这里,表盘和双调节器位于两个垂直堆叠的独立机芯之上。

为了彰显出制表和微加工的最高水平,Dual Time Resonance表款用水平并排机芯取代垂直“堆叠”的机芯构造,突出了两个独立共振机芯的对峙,由此提升完美精饰机芯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Armin Strom的技术总监Claude Greisler先生解释说:“开发出万年历或陀飞轮功能所花的时间远远及不上我们计算和验证共振离合器弹簧所花费的心血;这完全是一个未知的领域。”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将制表工艺发挥到极致,全方位实现透明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如今去除了所有阻碍欣赏的障碍物:表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可靠的ARF17型机芯共振机芯,仿佛飘浮在表带两端之间。Dual Time Resonance的透明表壳在很大程度上从视野中消失了,彰显出ARF17型机芯的“造型跟随功能”的水平机芯构造。

“透明表壳完全符合我们瑞士表厂的运作理念。我们展示出自己创造的产品,以精益求精为准绳。”Armin Strom创始人Serge Michel先生说道,“很多工序都是手工完成的,我们希望能够在Armin Strom的每件产品上360度全方位展示装饰细节,尤其是这一种。”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蓝宝石水晶

蓝宝石水晶表壳晶莹剔透,其吸引力显而易见;但是在切割、铣削、抛光和组装蓝宝石水晶表壳组件方面的难度也极大,特别是这种59毫米直径的相对宽大的表壳组件。

蓝宝石水晶的莫氏硬度为9.0,而莫桑石为9.5,钻石则为10。金刚钻涂层工具需要花费数天时间切割大量蓝宝石水晶块,然后铣削出表壳组件。随后需要将它们放置几天,以便加工热产生的张力能够均匀地分布到整个晶体当中。接下来要花费数天的时间抛光表壳,将经过铣削的不透明的水晶幻化为晶莹剔透的晶体。

蓝宝石水晶的主要挑战在于其极高的硬度。同那些不那么迷人但同样现代的陶瓷表壳一样,硬度是导致碎开、破裂或粉碎的原因——蓝宝石水晶是脆弱的,这导致其加工过程极其漫长,且非常复杂,会产生很多破损。


什么是共振?

任何运动的物体都会引起周围的振动。当具有与第一个物体的共振频率相似的另一个物体接收到这些振动时,它从第一个物体处吸收能量并以交感方式开始以相同频率振动。例如:一名经过训练的歌手可以控制音调,让一个音叉以相同频率振动。

为了使振子能够彼此同步,必须对它们进行密切调整。一个小孩子如果想要与成年人步伐一致,他走不了几步就无法继续同步,因为两者差别太大,从而无法形成共振。 

想象一下:您正在秋千上推动一个孩子,孩子和秋千形成一个天然的摆锤,拥有自身的振动频率(来回摆动的速度)。如果你以错误的频率(太快或太慢)推动,那么你可能会阻止运动并减慢速度;但如果你在固定摆动频率或相近的频率推动,那么你将加大儿童/秋千的摆幅(摆动的距离)。

在制表业,自从克里斯蒂安·惠更斯(Christiaan Huygens,1629-1695)时代以来,同步运动现象一直让制表师心驰神往。摆钟的发明者惠更斯是第一个发现两个独立摆钟之间存在共振现象的人,他从逻辑上推测两者应该保持稍微不同的时间。当悬挂在同一个架子上时,相邻时钟的钟摆同步;后世的研究人员证实,共同的木梁耦合了振动并产生了共振。两个钟摆以同步方式运行。 到了十八世纪,亚伯拉罕-路易斯·Breguet/' target='_blank'>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凭借他的双摆共振时钟掌握了这一物理概念。

外部冲击减慢其中一个钟摆的速度,将相同的量增加到另一个钟摆的速度上;但两者都会努力恢复共鸣,平衡并最大程度上减少外界影响,因为他们找到了自己的振频。对于惠更斯和宝玑的摆钟是如此,对于Armin Strom的腕表来说也是如此。

共振的优点有三个:1)稳定计时(走时更为准确);2)保存能量(就好比在赛车时一个职业自行车手在另一名赛车手的影子里骑行);3)减少外部干扰(比如对平衡轴的冲击)对计时精度的负面影响,保持速度更为稳定(从而提高精度)。

虽然几个世纪以来,共振的优点已经广为人知,但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钟表制造商成功地利用共振现象创造时计,其中包括安提德·杨威尔(Antide Janvier,1751-1855)和亚伯拉罕-路易斯·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1747-1823)。现如今,Armin Strom也位列其中。
【SIHH2019】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将制表工艺发挥到极致,全方位实现透明

技术规格: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
型号:RGMT.11.AL.L.14.FC

指示功能:
机芯1:时分显示、24小时显示、动力储备显示
机芯2: 时分显示、动力储备显示

机芯:Armin Strom自产ARF17型机芯
手动上弦、获得专利的共振离合器弹簧、双偏心时间显示、4个主发条盒
调速系统:两个独立的调节系统通过共振离合器弹簧连接
动力储备:2个圆锥形,每枚机芯达110个小时
尺寸:52.55 毫米 x 39.95 毫米 x 11.67 毫米
振频:3.5 赫兹 (每小时振动25200 次)
精饰:主机板和桥板采用最高品质装饰
宝石数:70颗
组件数:419个

表壳:蓝宝石水晶
蓝宝石水晶正面和表壳底盖均采用防眩处理
尺寸:59 毫米 x 43.4 毫米(包括表耳在内)
厚度:13毫米
防水深度:50米

表盘:蓝色手工玑镂

表针:抛光不锈钢
表带:随附一条蓝色鳄鱼皮表带,配备不锈钢双折叠表扣
定价:280 000.-瑞士法郎


今天的Armin Strom:Serge Michel和Claude Greisler携手合作
同一年出生,在布格多夫(人口为15000人)这样的城镇长大,通过学校、家庭或共同的朋友而结识。Serge Michel和Claude Greisler就是这种情况,他们俩在同一座城市长大。在那里,Armin Strom因其腕表镂空手艺而闻名,拥有自己的表店和工坊。当斯沃琪塑料表在附近的比尔市问世、研发和生产时,Serge被吸引住了并开始收集斯沃琪表,追随他那腕表收藏家父亲的脚步。这成为了他终其一生的爱好。当Serge开始学习市场营销时,Claude则决定成为一名制表师:他首先进入索洛图恩的制表学校,后来在力洛克的纳沙泰尔山区跨地区培训中心(CIFOM)专门学习修复复古和复杂机芯,并在那里完成机芯开发专业学习。

Serge和Claude从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制表师Armin Strom先生。Serge不仅记得自己曾透过后者的商店橱窗观看腕表,还记得Armin Strom是当地名人,经常远行将腕表送到顾客手中。Claude从小就认识Armin Strom,因为他的父母在布格多夫的老城区开了一家眼镜店,就在Armin Strom店铺的旁边。在Serge那边,Armin Strom成为了他家的座上宾,在那些其乐融融的晚宴上,话题经常转向腕表和制表。因此,当Armin Strom考虑如何传承自己名字和声望时,这种家庭友谊在2006年演变成为商业关系,就不足为奇了。

“我确信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承继这种镂空表的传统并发扬光大,我的家人也表示同意,”Serge表示,“那是在2006年,但当时我们并没有真正掌握制表知识。我们有激情,但我们需要有制表方面的专家,因此有了Claude的参与。他于2007年加入,我们开始创建Armin Strom品牌,并完成了从制作纯手工镂空表到设备齐全的表厂的转型,我们现今就做到了。“

对于Claude Greisler来说,这就像是梦想成真。“当Serge首次打电话给我并谈到从同乡那边接手这个品牌,然后提升到工厂级别时,这堪称完美组合。 Armin Strom一直对机芯机制情有独钟,因此能够将这一理念付诸实现是一次绝好良机。”

这个两人组合始终将机芯视为腕表的核心,这意味着公司需要成为有能力自产机芯的制造商。“这不仅意味着自行设计机芯,”克劳德解释说,“而是能够采用我们想要的黄铜和精钢来制造最好的机板、桥板、螺丝和齿轮,在上面进行电镀和精饰,再到装配,全部在内部完成。”

Armin Strom,一家全面表厂
尽管Armin Strom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全面表厂,但如果不是Claude Greisler将革命性的Mirrored Force Resonance机芯的构想付诸笔端,继而通过计算机辅助设计程序开始进行机芯建模,就不会有新型腕表机芯问世。就像Armin Strom的许多工序一样,所有这些都是在内部完成的,尺寸计算精确到1微米,以便用于机器最终生产最微小的部件。
Dual Time Resonance Sapphire:将制表工艺发挥到极致,全方位实现透明
 
在Armin Strom表厂,除了擒纵机构和摆轮游丝以外,机芯中的大部分部件均由内部生产。小型圆形部件,如螺丝、小齿轮和齿轮,均由型材车削机器生产,这些机器逐步车削钢材或黄铜,从而切割出齿或轴。较大的部件,如主机板和桥板,在数控机床上由黄铜制成,能够使用不同的工具连续沿多个轴加工,使用机械臂移动部件,以进行各种操作。

特别小而精致的部件,例如较小的桥板、杠杆和弹簧,是使用线腐蚀生产的。这需要通过金属中的小孔穿过比人类头发丝还细得多的线。流过电线的电流与溶液发生反应,将需要操作的部件浸在其中,从而“侵蚀”少量的金属。这能够在保持金属的结构完整性的同时进行特别精细的操作。事实上,Armin Strom不会通过冲压生产任何部件,因为它会对金属造成压力。

原始部件一旦制造完成,它们会经过手工雕刻、倒角、抛光以及珍珠纹或日内瓦条纹装饰,随后转移到内部电镀部门。在那里,所有精钢和黄铜部件首先进行镀金,然后加入一层镍以防止腐蚀并使表面硬化。清洁后,将部件浸入其他电镀浴中,使其成为最终颜色,如铑、钌或玫瑰金。只有在自己的车间内掌握电镀技术,Armin Strom才能让客户在不同的部件上选择自己喜欢的涂层颜色。

只有此时才能将机芯的各个部件传递给制表师进行装配。在将珠宝镶嵌到主机板和桥板之后,制表师才会装上齿轮系和主发条。在擒纵机构和摆轮各就各位后,机芯方才开始运转……在重新组装和润滑之前需要完全拆卸、清洁和干燥。经过几天的精度测试,腕表终于大功告成。

本文延伸阅读